您的位置: 首页 >  彩妆 >  正文内容

开发者谈网红视频对游戏可能存在的负面问题

来源:永州新闻网    时间:2018-07-12




上次我遇到这样的事,然后我的收获就是一大堆不堪入目的评论以及邮件。这也让我很不好过,因为这是一个私人化的游戏,人们会去挖掘我的个人经历来迎合红人们所发布的负面评论。这些人真的会给alt-games圈子带来很大的伤害,也会让更多人去效仿他们对待游戏的方式。

我的游戏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Ok在Double Fine的Day of the Devs上展出了!这个在旧金山举办的独立开发者活动是展示产品的绝佳场所。这可能是除E3以外的第一次,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OK跟这么多玩家见面。但是这些玩家对艺术游戏以及相关的话题并没有什么了解。他们期望的就是那种大众游戏,给你个任务目标,使用魔法,或者其它什么的常见设定。

但是我的游戏并不是那样的。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OK是一本互动式电子杂志,主题是创伤、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以及在困境中的挣扎与生存。它是一种以游戏为载体的交互式艺术,也是我传达信息的媒介,它跟传统意义上的游戏有很大不同。但不幸的是,从我在Day of the Devs的经历来看,大众对于alt-games(另类/猎奇游戏,用非常抽象的方式表达创作者的艺术理念)越来越排斥了。就这个现象来说,我认为YouTubers难辞其咎。

我在活动上遇到了一些“有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趣”的事情。我之前已经发泄了一番,跟我的朋友絮絮叨叨说了很久,但是我还是觉得有必要跟你们分享。我不想对活动本身做出批判,我知道办这样一个活动很不容易。别人问起这个“游戏”在展会上的表现如何,我一直都是实话实说。

我认为这很重要,因为我想让其他刚开始着手创作的艺术家们知道你们可能会面临的事情(也可能你不会遇到,我运气比较不好,但是你要知道它们真的会发生)。我不希望任何人因为在活动上遇到了糟糕的事情而放弃alt-games,这是属于我们的一块地方,我们有权利在这。我们需要努力工作,为alt-games开拓空间,让更多人理解它。

在继续写下去之前我想先澄清一点:我对Double Fine以及Day of the Devs没有任何恶意。我喜欢他们,也喜欢这个展会。能够参加Day of the Devs令我倍感荣幸,但它可能不太适合我这样的创作者和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OK这样的“游戏”。

一大早的时候,展会大门开了,人群快速涌进会场,这种场景真的是挺震撼的。来看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OK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真的非常喜欢这个游戏,另一种是完全不懂这个游戏,这是意料之中的。大概是下午两点,有的人带着孩子来了(青少年居多),然后场面就变得有点火药味了。他们很粗鲁,完全沟通不了,然后事情就发展到无法控制的地步,所以我只能离开了(我懂得,这“游戏”不适合这里)。

大的男性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是我还是会时不时地回来看一下,确保他们没有把我的游戏删掉。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这么糟糕,但是真的会遇到不少困难。

那些粗鲁的人和那些网红、YouTube热门播主一样,看到我的游戏就说:“这他妈是什么?这是什么鬼?奇葩游戏!谁他妈会做出这个游戏啊……”你懂的,就是一波又一波的讽刺,而且说这些话的大部分都是年纪比较轻的人。

网红和YouTube播主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人们对这些游戏的看法?这个问题真的不容小觑。我们应该开始关注这个问题了,针对这些流量人物对游戏发表的言论要有相应的对策。事实上,这些人的言论也形成了一种压力,让我越来越难以承受。

它对人们谈论艺术游戏的方式产生了负面影响,甚至会对其它具有实验艺术性质的交互性产品造成打击。大叫“what the fuck”、讲一些低级笑话并不是普及alt-games的正确态度。

我认为这也会损害这个圈子的环境,创造者不应该被排斥或被这样嘲笑。我们也有权利用游戏表达自己!做这些游戏需要投入很多心思,让它们变得与众不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深入哲学、进行策划、再结合艺术,确保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在玩家眼前展开,这都是精心设计好的。我们不是随便把东西拼在一起就完事了。Alt-games不是真正的游戏,是艺术品。搞清楚这其中的差别很重要,我们想做出独树一帜的产品。

然而人们对于这类游戏的看法大多数都是“这种游戏不应该被做出来,就算做出来了也活该被嘲笑。”流量所治疗癫痫病需要多少钱带来的是公开羞辱,没有任何帮助作用。

我的想法是如果这类活动没法正确地引导人们接触alt-games,那么主办方最好不要让alt-games参展。我很抱歉这么说,我很感谢主办方给了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OK一个机会,能够在Day of the Devs展出,我也感到很荣幸。但是创作者们真的会在展上遇到很多难以忍受的糟心事。Alt-games走的不是寻常路,人们对它有抵触情绪。他们认为游戏中不该出现这些东西,这些游戏应该直接销毁。

独特性很容易让它们成为众矢之的。大家觉得嘲笑它们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而且可以显得自己很酷。女性开发者做的游戏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Alt-games需要人们的理解,需要从一个特殊的角度来品味。

IndieCade就做得非常好(仅仅是基于我个人的经历,我已经参展过好几次了)。我之前带着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OK去E3,而且做好了遭人非议的心理准备,但是情况挺好的,人们也许不懂我的游戏,但他们不会对你说些很难听的话。

我觉得吧,如果你是个活动策划人,打算把这类游戏展示给普通消费者看,你得事先给他们打个预防针。展示环境必须要有所不同,这块地方要给人的感觉是“这里展出的是艺术作品,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游戏!”,你得让那些参观者抱着开放的心态,促使他们对作品、对开发者们保持尊重。再强调一下,我真的不是在贬低Day轻微癫痫应该用什么方法治疗? of the Devs,这只是我的所见所闻。

我超级喜欢Klondike几年前在Screenshake大会上的布置:他们建了一个房间,暗乎乎的,有很多豆袋椅子,人们都在笔记本电脑上玩游戏,给人非常休闲的感觉,而且非常安静。人们都用耳语交谈,但实际上主办方并没有要求大家这样做。他们告诉我大家不是刻意这样做的,但就是下意识地降低了音量。我并不是说Day of the Devs这样的活动也应该鼓励人们用耳语交谈,我想表达的是Klondike/Screenshake所创造的这种环境能对参观的人有所影响,它以一种特殊而有效的方式引导人们做出正面、积极的行为。这或许不是最好的例子,但至少能够平息我心中的怒火。

网红和YouTubers将这种嘲笑alt-games的行为逐渐“正义化”,让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调侃这些艺术作品是合情合理的。

我们应该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但我不知道怎么做。我真的希望有人能针对这些网络大咖谈论游戏的方式提出有用的建议。粉丝几百万的红人来玩你的游戏并不一定是件好事,这并不一定会对游戏的销量或者知名度有实质性的推动作用。上次我遇到这样的事,然后我的收获就是一大堆不堪入目的评论以及邮件。这也让我很不好过,因为这是一个私人化的游戏,人们会去挖掘我的个人经历来迎合红人们所发布的负面评论。

这些人真的会给alt-games圈子带来很大的伤害,也会让更多人去效仿他们对待游戏的方式。

© xinwen.mwbxs.com  永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