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黄金 >  正文内容

游戏中的那些明星脸 除了能吸引人气还能干点什么

来源:永州新闻网    时间:2018-07-13




随着电子游戏市场营销模式的快速成熟,进入80年代中期,通过名人效应来扩大作品认知度的做法已经相当普遍。在当时,以“操作明星”为卖点的游戏,很多只能采取打擦边球的方式。即便是顶级制作规模的游戏作品,其预算也不足以支持明星的代言费用。

在电影《敢死队2》中,有一个对于动作迷来说情怀满点的画面:时年66岁的史泰龙和65岁的施瓦辛格,终于肩并肩站在一起拔枪怒射。

然而对于游戏迷来说,两位肌肉男在一起爆大枪的场面,在《魂斗罗》里早就玩烂了。尽管两位角色的名字分别叫做比尔和兰斯,尽管Konami当时并未取得肖像使用权,但每一个游戏玩家,都知道这两位“主演”究竟是谁。

随着电子游戏市场营销模式的快速成熟,进入80年代中期,通过名人效应来扩大作品认知度的做法已经相当普遍。在当时,以“操作明星”为卖点的游戏,很多只能采取打擦边球的方式。即便是顶级制作规模的游戏作品,其预算也不足以支持明星的代言费用。况且就算是有大牌演员愿意为白干,以Atari 8-bit、MSX为代表的主流机型的硬件技能,也不足以描绘他们的形象。所以像史泰龙、施瓦辛格这种拥有独特造型元素,能够通过点阵画面,让人一眼能认出来的动作巨星在游戏世界中大行其道,也就不奇怪了。

历史上最早的巨星实名授权游戏《李小龙》(1984)

“明星脸”的始作俑者

如果以“肖像授权” “明星参与游戏制作(配音)”为标准,那么史上第一部由大牌演员主演的游戏,直到1997年才出现,那就是N64上的《007:黄金眼》。

当时的家用机图形技术已经能表现出3D角色的部分细节,虽然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只是一堆马赛克,但我们还是能很快地从大块多边形和简陋贴图拼接起来的角色中,找到哪一个是皮尔斯·布鲁斯南主演的邦德。此外,这一时期的影业公司也意识到了游戏对于电影品牌推广的重要性,米高梅为相关授权给出的友情价,也是《黄金眼》能够创造历史的关键因素之一。

从侧面来看我们也会发现,“明星主演”这一卖点,在当时的运用范围不仅相当有限,而且也流于形式。

时间走到了1999年3月1日,这一天索尼电脑娱乐(SCE)正式宣布PS2。这台无论从外型还是功能都极尽“去游戏机化”之能事的主机一经发表便受到了广泛的质疑,尤其是所搭载的DVD播放机能,被视为是身为家电厂商的索尼“不务正业”的表现。一年后日版发售后孱弱的独占软件阵容,更是让硬核玩家们全面开启了嘲讽模式。

然而,“大暴死”的局面并未出现。相反,很多从来都不玩游戏的人也加入到了抢购PS2的队伍中,因为它可以用来看片,而价格却仅有市面上的“专业”DVD播放器的一半不到。

SCE当然不是一个为了影迷的福利,可以卖一台就亏损160美元的慈善家。<邯郸羊癫疯医院有哪些/p>

手握庞大电影产业的索尼意识到,电子游戏的用户群长期局限于青少年和儿童,他们不仅消费能力极其有限,而且用户层也缺乏稳定性。想让游戏跻身于主流的娱乐形态,就必须实现“去玩具化”,用电影观众喜闻乐见的元素,来扩大自身的影响力。

金城武:偶像派演员就靠这张脸吃饭

在PS2发售不到一年之后,《鬼武者》成为该平台上首个突破一百万份销量的作品。作为PS2早期一部现象级的作品,《鬼武者》的成功与主演金城武的高人气,还有他令人信服的演出效果密不可分。

中日混血出身,一半是男人、一半是男孩的文艺气质,使他在东亚地区拥有极高的人气。不仅如此,在港产电影大受欢迎的欧美录影带租赁市场,金城武也拥有着一定的知名度。“操作一名熟悉的影星在日本战国时期斩妖除魔”,即便对于DVD用户而言,也拥有致命的吸引力。

自从《鬼武者》开始,重视电影化叙事,用游戏画面来彰显大银幕的震撼力,开始成为SCE独占软件的标配。索尼就是这样一步一步扩大电玩的用户群,从电影观众中吸引轻度玩家(即所谓的“light user”),在蓝海去开疆扩土。PS2最终获得的1.5亿台销售记录,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也是当初“明星脸”战略的必然。

然而,受到游戏开发技术的制约,当时主演游戏所要吃的苦,其实一点也不比拍电影低。正如上图所示,受当时摄影测量技术精度的制约,金城武的面部形象,就是靠满脸敷医用石膏的方法制作出来的。

此外,金城武在《鬼武者》中的演出还留下了一些遗憾,比如表情动画全部都是后期制作完成(同样是技术原因),而男主角左马介的动作捕捉,也并非他本人,而是由《鬼武者》系列的御用动画工作室Robot完成的。

动作捕捉:拼演技的“实力派”时代到来了

2001年之后,日本游戏业已经广泛使用了动作捕捉技术,也催生了一个新的工种——“体优”(动作捕捉演员)。相比之下,当时包括《使命召唤2》这样的欧美AAA作品,还是使用传统的关键帧技术来制作角色动画。当然,这并不代表欧美在演出效果方面已经落后“日系”,相反,他们一直都掌握着先天优势。

就拿配音来说,欧美的专职声优要比日本少很多,绝大部分的配音演员都不光只做配音,他们很多都是演员出身,其中甚至不乏导演和编剧。只是演艺圈僧多粥少的局面,让其中的一些人给玩家以“游戏专业配音演员”的错觉,其中最为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诺兰·罗斯(Nolan North)了——相比影视观众,他在游戏玩家中的知名度要高很多。

对于这些受过专业表演训练的科班人士来说,深厚的台词功力只是他们的默认技能之一。当欧美游戏业也开始重视演出效果之后,他们被埋没的表演才华也得到了尽情释放。

设计师一旦决定让自己塑造的角色拥有“演技”治疗羊角风要多少钱,就注定他们在精益求精的道路上无法回头了。没有职业化的演员队伍,即便是动作捕捉,也可能干得一团糟。

《暴雨》《超凡双生》制作人大卫·凯奇就曾经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当我们让角色拥有更多的细节之后,观众反而会在‘恐怖谷’效应下发现更多的瑕疵”。他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在一部动作游戏中,开门的动作就是一个固定动画。但在一部追求演出效果的游戏中,开门也能有很多手法。平常下班回家、有急事时飞奔会家中,还有在知道家中闯入不速之客之后……这些都需要演员将不同情绪传递到肢体语言中去,才能不在观众面前露出破绽。”

然而即便对于“老司机”而言,想在游戏的世界里面施展演技,也不是手到擒来的。

游戏表演对于演员来说,属于一种典型的“无实物(景)表演”,这是他们自从影视学院的招生面试环节开始,一直到日常工作所面对的绿幕影棚所必须的技能。

动作捕捉狂魔大卫·凯奇,连狗都没有放过

这种几乎全凭自己想象来代入环境和情节的演出方式,在游戏制作中的困难更加明显:别说是道具,就连最起码的服饰和化妆都没有。演员们身穿着天线宝宝式的连体紧身服,身上贴满闪闪发光的采集球。遇到大卫·凯奇这种追求100%同期效果的狂人,还要被表情采集点变成“麻子脸”,再给你的嘴边插上一个麦克风……就算是什么大场面都见过的超级大腕,在面对这种阵仗的时候,恐怕也会倒吸一口凉气!

说到大腕,他们岂是你想请,就能请得动的?

“盒饭演员”显神威

先说身价看似“亲民”一些的电视剧演员,像马修·福克斯(《迷失》)、索菲娅·维加拉(《摩登家庭》)这样的一线演员,他们的单集片酬也在600万美元上下。所以,游戏制作组普遍青睐大牌剧集中的人气配角。《行尸走肉》中“弩哥”的扮演者诺曼·里德斯近年来在电子游戏中的频繁出镜,正是缘于他的“性价比”实在过于诱人。

对于财力有限,又希望在角色的演出效果上有所造诣的游戏导演,他们只能从类似《喜剧之王》中的尹天仇这种“盒饭演员”中去发掘人才了。

就拿《暴雨》的卡司来说,几位男演员直到现在,也只是在影视剧中扮演一些龙套角色,有时候连台词都没有。女记者麦迪森的演员杰奎·安斯雷此前只拍摄过时尚广告,相比之下,她的前男友盖·里奇(《两杆大烟枪》《大侦探福尔摩斯》导演)的知名度要更高。

尽可能压缩台词,只要求提供配音和面部表情捕捉……小岛秀夫在MGSV中找到了美剧大腕的“低配”使用方法

请得动大腕,也要按照套路来

至于片酬从千万起步的电影明星来说,钱只是请得动他们的先决条件之一。能够同游河南治疗羊癫疯好的药物戏业看对眼(起码不认为去演一个游戏角色会掉价),往往比一笔让人心动的报酬更加重要。

长不大的萝莉——爱伦·佩吉在《盗梦空间》之后的身价,已经飙涨至1400万美元,但当收到《超凡双生》的邀请之后,她依然欣然接受,并且还推掉了同期的多个商业合作。虽然爱伦所得到的劳务费数额无从查考,但按照本作2700万美元的预算来看,能够分给这个玩着电子游戏长大的姑娘的片酬,要远远低于一部电影。

而爱伦·佩吉在《超凡双生》中的工作量,却大大超过拍一部戏。她要把本作拥有超能力的女主角朱迪·霍姆斯从8岁一直演到23岁,涵盖了不良少女、乞丐、贵妇人、特工、文艺女青年等等不同的形象。这令人信服的演技,是建立在超过500小时的动作捕捉的基础之上。

长着一张电玩女主角标准脸的爱伦·佩吉,让不少游戏的角色设计师画着画就“侵权”了,左图为和她的外貌异常相似的《最后的幸存者》主角艾利,即便顽皮狗改过之后,还是有至少八成像

倘若电影大腕的身价本来就是天文数字,而且他们本身又对电子游戏不感兴趣,那么想在游戏世界中欣赏到巨星的风采,说句不好听的话——咱们就只能寄希望于他们突然搭错神经了。这种低概率事件,对于加里·奥德曼这样一位总是有着选片、选角怪癖的老戏骨而言,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瞧吧,奥德曼之所以决定饰演《使命召唤:战火世界》《黑色行动》中红军传奇人物雷兹洛夫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已经演够了《空军一号》里面那种俄国坏蛋,这次,他想演一个操着俄国口音的英雄!

好莱坞巨星山缪尔·杰克逊同样不是游戏玩家,但他却一直对ACG文化持开放态度。美漫爱好者都知道这样一个梗:当年漫威照着他的样子创造了神盾局局长尼克·弗雷,在看到漫画未经授权使用自己肖像之后的杰克逊并未愤怒,而是找到创作者谈了一谈——后来,他就真的成了尼克·弗雷!

山缪尔·杰克逊在电子游戏中最为得意的角色,是《侠盗猎车手:圣安德烈斯》中的圣洛都警署队长弗兰克·滕珀迪。他用充满爆发力的肢体语言和声线,将一个利欲熏心,以铲除街头暴力犯罪为名,行黑吃黑之实的腐败警员演绎得淋漓尽致。同年的PC World杂志也将这一角色收录进入“游戏史上50个反派角色”之列。

给错剧本,影帝影后也得跪

然而细心玩家会发现,滕珀迪这个反派角色,根本就是山缪尔·杰克逊在09年动作犯罪电影《合法入侵》中饰演的特纳警官的翻版。那么,让明星在游戏中重复自我,这究竟是游戏设计师们偷懒,还是出于别的原因呢?

我们都知道,演员的演技再高,在表演开始前也要和编导人员进行沟通,从而对人物的塑造方向有充分的理解和认知。尽管像巅峰时期的Infinity Ward小组和今天的顽皮狗工作室,都已经有了和电影剧组高度类似的人才储备与业务分工,但论专业程沈阳市癫痫病最新治疗方法度,它们距离电影工业的成熟模式还差得很远。

由此,游戏编剧用明星最为深入人心的角色为原型,为其量身定做游戏形象。这种人为的“先入为主”,无论对于玩家还是演员自身的代入,都是很有必要的。

但如果游戏编导们想要明星们展现的一面,和游戏角色自身的特质相冲突,那么很容易造成角色“演崩了”的情况。

砸出一千万美元,请来凯文·史派西来饰演大反派……动视希望《使命召唤:高级战争》借势《纸牌屋》的意图已经相当明显。史派西在游戏中的表演,也完全就是“下木”(Frank Underwood)总统的做派。

然而,不知道是史派西拿错了剧本,还是动视根本就没有剧本,他所演绎的大反派——私人军事公司“大力神”老板艾朗斯,根本就不是弗兰克·安德伍德那种冷酷、目标明确,将游戏规则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老道政客。这么硬着头皮演下去,违和感就一步步变成了崩坏感!

史派西正在拍摄《高级战争》中艾朗斯走下直升机,对着亲兵发表演说,然后驱车离开这一场戏。但他在USA Today的访谈中透露,自己在表演时只知道自己要走下一个台阶,然后说完台词之后坐上一把椅子,根本不知道具体的情节……

和“下木”完全相反的是,艾朗斯对官僚体制深恶痛绝,他认为正是政客的低效率和利益集团的操弄,导致了美国发动了一次次不必要的对外战争(也害死了自己的独生子)。所以,他要通过“大力神”公司绝对的科技实力,压制世界上的各个强权,从而为世界开创全新的格局。

和了无牵挂,眼里只有利益交换的政治怪物安德伍德相比,艾朗斯心存底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I am not a monster”。对于视同己出的主角米切尔的多次犯上作乱行为,艾朗斯都有手下留情,这是他并没有失去理智,同时心存善念的最好证明。

然而在《纸牌屋》式的演绎之下,这个在人性复杂程度上不亚于《使命召唤:黑色行动2》中人气反派梅兰德斯的Boss,在本作中变成了一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话痨综合症晚期患者,一个在昏招频出中把自个儿玩死的蠢货……

至于基特·哈灵顿在《使命召唤:无限战争》中饰演的“火星大将军”,其崩坏度已经突破天际,在这里我们就不予评置了……

对于演员实力与职业精神最好的一句褒奖语,莫过于这样一句话——“他也许演过烂片,但他绝对没有演过一个烂角色”。的确,实力派影星们可以通过对剧本的理解和自己的表演功力,在烂片中也创造出让人过目不忘的形象,甚至能够一人撑起全片。

不过,在无实景、无实物、无对手戏演员,甚至连一个完整的剧本都没有的游戏世界中,再强的演员,也几乎不可能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所以,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们,当你们收到那些不靠谱的游戏作品的演出邀请的时候,可要当心晚节不保啊!

© xinwen.mwbxs.com  永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